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007 可能出意外的事情总是会出意外

作品:深海提督生存攻略 编号:627527

    一天后,王升制定的半藏行動按計劃展開。

    接下來兩天,螢火蟲順利的躲開了挪威海上布里塔尼亞和普魯士雙方的偵察機,進入北海海面,再有一天就能進入預定中遇敵的海域。

    看起來一切都很順利。

    之所以這作戰叫半藏行動,是因為這行動能否有戰果能有什么戰果,完全隨緣,和某射擊游戲里叫半藏的角色的命中率一樣,基本靠臉。現在看來至少在頭兩天,王升的運氣還不錯,完全沒出岔子。

    然而軍事行動領域也流行墨菲定律:任何事情都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會出意外的事情總是會出意外。

    這個意外在第三天如約而至。

    第三天清晨,螢火蟲從睡夢中醒來,直接在海面坐起這也是作為深海艦娘的特權:海面當陸地,不用具現化艦裝也可躺可坐。

    “司令官,我在哪里?”

    深海艦娘的另一個特權,可以直接從司令部那里得到自己的位置,堪比定位。一般的艦娘還要自己用羅盤來判斷位置,福音書嚴重受損的時候“羅經艦橋”有可能損毀,所以一般艦娘都要學習使用六分儀,并且在出海作戰的時候隨身攜帶小型六分儀備用。

    對螢火蟲來說,事情就簡單多了,只要發電報詢問司令部“司令官,我在哪里”就好了。王升那邊能在司令室墻上那副運用了迷之科技也許叫迷之魔法更合適的海圖上,看到螢火蟲的位置:海圖上代表螢火蟲的那個磁力標識物會根據螢火蟲行動實時移動。

    螢火蟲發問后沒多久,就收到了王升發來的坐標。

    “東經西經我想想啊,這個坐標在啊咧?我在波羅的海?我怎么飄進來的?怎么辦啊司令官,你給我畫的任務范圍最多就到斯卡格拉克海峽,我現在都過了奧斯陸海峽進入波羅的海了,我是不是應該轉身回去啊?”

    螢火蟲停了一下,等待王升那邊的回電。

    她沒等多久,回電就來了。于是她再次嘀咕起來:“我有什么辦法嘛,我睡覺的時候又不能讓艦裝保持具現化,司令官你當然聯絡不到我了。這不能怪我呀。”

    現在在旁人看來,螢火蟲就像在和別人講點話,只不過電報的信息傳遞速度比電話慢得多,所以螢火蟲每說一輪話就要沉默一段時間接收回電。

    “欸?我怎么知道該怪誰嘛,怪洋流好啦。不說這個了,司令官我該怎么辦啊,這里是普魯士海軍的地盤啊,最近的普魯士海軍基地離我就幾十公里,隨時可能碰上巡邏的艦娘啊。要不我原路跑回去?”

    螢火蟲說完又開始等待回復,等待的過程中她不安的看著附近的海面,波羅的海內部的航運十分的繁忙,船舶數量非常多,螢火蟲被發現只是遲早的事情。

    螢火蟲一臉不安的表情,然而王升的回電還在緩慢的“解碼”中,所以她也只能等待。忽然她好像有了什么絕妙的想法,只見她將波納佩圣典中的涂裝工具具現化出來艦娘們的裝備包括艦裝平時都封裝在福音書中,要用的時候才具現化,比如布里塔尼亞艦娘們的標配的海上求生套裝平時就封裝在福音書里,羅經艦橋損壞時備用的六分儀就在其中。但螢火蟲作為深海艦娘不需要什么海上求生套裝,所以螢火蟲在波納佩圣典的“空閑容量”中塞了些自己認為需要的東西。

    當然那個破島上暫時還沒什么東西好塞的,螢火蟲幾乎把自己能看到的和航海有關的東西都塞進去了。

    螢火蟲拿著涂裝工具,一面哼著上帝保佑吾皇一面在自己的艦裝顯眼的位置涂上了白底紅十字的圣喬治旗也就是布里塔尼亞海軍軍旗。

    “臥槽,”快涂完的時候螢火蟲終于反應過來哪里不對了,“習慣成自然了!”

    在離普魯士海軍基地如此近的地方涂上圣喬治旗,這根本就是在作死啊。

    螢火蟲手忙腳亂的往油漆盤里擠涂料,開始畫普魯士軍旗覆蓋圣喬治十字旗。

    “我想想看,普魯士海軍軍旗是這樣的”螢火蟲一面憑著記憶往艦裝上畫普魯士海軍軍旗,一面用口哨斷斷續續的吹起德國海軍軍歌向英格蘭出征。

    之所以用口哨吹,大概是因為螢火蟲不會說德語。

    然而螢火蟲沒有考慮到一件事,她哼的向英格蘭出征是普魯士第二帝國時期的版本,和現在普魯士第三帝國戰爭海軍的版本有些不同,很容易就會露餡。

    這時候王升的回電解碼完成。

    “嗯,我看看,”螢火蟲一面自言自語一面和波納佩圣典溝通,閱讀完成解碼后的王升的電報,“命你偽裝成斯拉夫蘇維埃共和國海軍所屬艦娘,通過奧斯陸海峽返回北海海面對呀!還有這招,普魯士和斯拉夫有互不侵犯條約,這樣就能大搖大擺的開出去啦,司令官真聰明。”

    螢火蟲忙不迭的往配料盤里擠新的顏料,準備把目前一半是普魯士戰爭海軍軍旗一半是圣喬治旗的旗幟給換成斯拉夫海軍的旗幟。

    涂裝的同時,螢火蟲開始哼哼牢不可破的同盟:“撒油些不洗別”

    螢火蟲的歌聲戛然而止。

    因為她忽然發現有艦娘從水里冒出頭來。

    深海艦隊干練強大的秘書艦,統領恐怖的來自拉萊耶的混沌惡魔們的司令官的得力助手螢火蟲,在作戰行動中因為顧著唱歌而忘記開聲納。

    潛艇型艦娘頭戴普魯士戰爭海軍制式的船形帽,但仔細就能發現那是艦裝的一部分,上面還安裝著替代潛望鏡功能的管狀設備。

    至于那色澤淺到接近銀色的金發,以及湛藍的雙眼,都是普魯士第三帝國宣稱的純種普魯士人的特征。

    當然最直接的證明來人身份的,還是她制服上的鷹徽。

    “呃”螢火蟲愣了一秒,隨后結結巴巴的說道,“茲德拉斯特維奇”

    這是俄語“你好的發音”,王升剛剛的電報里一并發過來的,不過王升使用的是英語近音詞替換的方法,所以螢火蟲的發音非常的奇怪。

    這時候普魯士人開口了,用的英文:“斯拉夫蘇維埃共和國的海軍旗,是并排的紅五星和鐮刀錘子,加上白色的主色與藍色的底紋。”

    “欸?”螢火蟲看著自己正在畫的旗子。

    “你畫的圣安德烈旗是羅曼諾夫王朝時代沙俄海軍的軍旗。”

    “欸?”螢火蟲瀑布汗。

    “這不奇怪,斯拉夫蘇維埃共和國海軍幾乎沒有離開過波羅的海,也不是布里塔尼亞海軍的主要假想敵,所以基層艦娘不知道斯拉夫人已經換了軍旗也很正常。現在,你是準備投降呢,還是怎么辦?”

    “司令官,我選奈亞拉托提普作為信仰啦!”螢火蟲大喊。

    王升之前本著尊重螢火蟲的意愿的想法,提出讓螢火蟲自己選擇信仰其實主要是王升擔心自己選的話會不由自主的選擇那個有點糟糕的信仰,但又狠不下心來放棄那個糟糕的信仰,于是甩鍋給艦娘們。萬一螢火蟲自己選了莎尼古拉斯那不就賺到了

    但螢火蟲煩惱到出航都沒選。

    現在,她做出了選擇。

    螢火蟲的艦裝上出現光芒,奈亞拉托提普的標志在光芒中浮現,代表著她的信仰。

    普魯士的潛水艦娘擺出了戒備的姿態,但表情卻相當的疑惑,她嘀咕道:“奈亞拉托提普?”

    “全彈發射!”螢火蟲大喊。

    因為任務部隊只有螢火蟲一個人,所以在王升沒有到場直接指揮的情況下,她自己就是任務指揮官,擁有決定如何使用一天一次的信仰技能的權力。

    螢火蟲向著離自己不遠的普魯士潛艇以五倍的速度傾瀉火力。

    普魯士艦娘第一反應是用自己的105厘米艦炮反擊,結果一眨眼就吃了好幾發47英寸艦炮。兇猛的火力讓普魯士艦娘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她開始緊急下潛。

    “別以為這樣就完了!”螢火蟲打開深水炸彈發射滑軌,現實世界二戰中驅逐艦的深水炸彈都是透過滑軌在艦尾投放,攻擊潛艇主要靠從潛艇頭上開過然后投彈,靠炸彈制造的水中沖擊波震壞潛艇的設備逼迫潛艇上浮。所以反潛戰的關鍵在于“經過目標的上方”,看起來很難實現,但實際上二戰潛艇的潛航時間很短,不用通氣管一般只能潛航幾個小時,而且潛航時速度極慢,所以這種程度的反潛能力已經夠用。實際上大部分德國潛艇都是在水面航行狀態被艦載雷達或者天上的巡邏機發現,然后在緊急下潛的過程中被艦艇和巡邏機向著下潛形成的漩渦投下的深水炸彈擊沉。

    但在這個世界,艦娘們擁有了把深水炸彈投射出去的能力。

    啟動了全彈發射能力的螢火蟲,同樣可以用五倍的射速投射深水炸彈。

    “我噠我噠我噠!”螢火蟲還在給自己的發射動作配音。

    因為深彈的爆炸定深都不大,距離又近,所以從海面看去可以看見水中深彈炸出的一個個稍縱即逝的球形那是爆炸后從破裂的炸彈外殼中沖出的火藥氣體形成的曇花一現的大氣泡。

    從海面完全看不清緊急下潛的敵人的蹤跡,深彈爆炸的聲音又讓聲納完全失效,螢火蟲只能繼續傾瀉火力,一邊發射一邊不斷調整深彈的爆炸深度。

    終于,全彈發射的持續時間結束,螢火蟲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同時看著海面確認戰果。

    一開始海面上什么都沒有,不過一分鐘后,有油污漸漸的在海面擴散開來。

    “啊咧?”螢火蟲一臉蒙逼,“沒聽說有艦娘死了會漏油啊。啊!”

    她用力擊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一定是普魯士的新科技。”她說,“好厲害,不愧是普魯士。”

作者:环形山 类型:都市言情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深海提督生存攻略》之《007 可能出意外的事情总是会出意外》,章节编号:627527,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环形山)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深海提督生存攻略》之《007 可能出意外的事情总是会出意外》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