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最新章节

第六百三十五章 胡玉酥

作品:我是大皇帝 编号:121808

    大船还没撞上,掀起的惊涛骇浪已经滚滚冲来,让小舟倏上倏下,几被掀翻。

    风大浪狠,刘恒力沉下盘,一时身重如山,稳稳压住小舟,随即双掌已接连拍出。

    以刘恒如今的内力,哪怕没有学过掌法,凝出的掌劲也磅礴混凝,恐怖非常,别说一艘大船,就算眼前是一座小山也能几掌击碎。

    不过刘恒虽说有些动怒,却没有生出毁船杀人的冲动,仅仅用柔劲朝大船侧边打出几掌,除却惩戒与威慑,也是意在把大船推开,以免两边真个撞上。

    谁想这几掌轰击到船身上,竟只传出拍击城墙般的啪啪轻响,船身浮现点点符文宝光,随后再无异动,依旧猛撞了上来!

    刘恒面露惊异,却也来不及再出手了,于是皱眉后只得一把抓过小白胖扔进袖中,然后运力跃起。

    他才跳起,大船船头已近在眼前,刘恒眼疾手快,手掌扣进船身缝隙之间,耳畔恰好听到身下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相伴数日之久的轻舟,终是被碾压破碎,被湍急河水一卷就彻底消失了。

    刘恒看了两眼,又眯眼打量这艘大船,眸光微冷,手臂力,人已借力再度跃起,越过船头落到甲板上。

    “什么人?”

    他本就无意隐匿行踪,如此堂而皇之地现身,自然刚露面就被人现,一群人惊呼厉喝着将他围住,刀剑相向!

    “不管是什么人,既然来意不明,先把他擒下再说!”

    “是!”

    一个似是领的人冷峻喝道,其余众人纷纷应诺,随即齐齐扑杀向刘恒。

    刘恒脸色更沉,只觉这船上的人实在霸道,竟是根本不给他开口说句话的机会。而且这些人大多武夫实力,为那人估计是个武师,如果遇到这事的不是刘恒,真真就是来自寻死路了。

    他正要抽刀,耳畔忽然听到一个柔柔的声音。

    “兰执事,出什么事了?”

    这声音又轻又柔,未曾见到人,单听声音都能让人心头浮现出一个柔弱丽人的模样,任是铁血无情之人也会为之心软。

    听到这声询问,四下倏然就是一静。为那人赶忙朝众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暂时停下,这才朝船楼上躬身一礼,“启禀小姐,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突然窜到船上,不想惊扰了小姐,小姐不必担心,我这就叫他们擒下此人。”

    “算了,问问是不是那几家的人,不是的话就放了吧。”

    楼上小姐声音有些疲惫地道。

    这兰执事皱眉一犹豫,最终还是抱拳应下,转身朝刘恒冷冷问道:“说吧,你是谁家的人?”

    刘恒也眉头微皱,“什么谁家的人?我刁然一身,此来只为……”

    兰执事似乎根本不耐烦听他说完来意,直接打断了他,甩袖冷喝道:“既然不是,那就快滚下船。”

    刘恒真是气极反笑,再也忍不住了,骤然越过围住他的这群人,电光火石间和惊诧的兰执事对了几招,就此捏住他脖颈把他提了起来。

    “你叫谁滚?”

    一群护卫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喝骂惊呼间,心里已是齐齐吓住了。

    “大胆!”

    “你是谁家派来的人,怎敢如此羞辱兰执事?”

    “快放下兰执事!”

    一招失手被擒,兰执事脸色涨红,不仅因为被刘恒扼住脖子,更是又羞又气。他死死盯住刘恒,喉咙里出不似人声的低沉咆哮,浑身陡然爆出阵阵诡异而强大的气息。

    “妖?”

    刘恒一眯眼,虽然有些吃惊,却也仅此而已。

    眼见这妖浑身迅泛起青色厚毛,面容身躯也在急剧变幻,气息越来越强,一群护卫立时鸦雀无声,随后猛然炸开了锅。

    “妖怪!”

    “兰执事,变成妖怪了!”

    惊恐尖叫声起此彼伏,护卫们霍然逃散。

    刘恒却是没动,只是扼紧妖族的手掌不断加力,让这妖族面上狞色凝固,浑身突兀僵硬,再也不敢乱动。

    它从刘恒手掌不断增加的力量中,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随即变成了惶恐。

    这人,竟能直接把它捏死!

    看似一个文弱书生,怎会有这等非人的力量?

    眼见妖族不敢再挣扎,刘恒不由望向四周,但见那群护卫全部疯狂逃进船楼里,仅有几个壮着胆子在门边探头探脑,也是被弄得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回事?”

    照理说,虽然妖族世俗少见,但江湖之中却十分常见。各大世家各种势力之中,成为坐骑、护卫、同僚、供奉的妖族比比皆是,一点都不奇怪,可这些护卫见到兰执事变身,为何会像是受到莫大惊吓一般?

    难道他们从来不知道兰执事是妖族?

    他心头正生起阵阵疑惑,忽而听到楼船内小姐急切道:“小女胡玉酥,恳请壮士诛杀这妖人!”

    刘恒忪怔,随后觉眼前兰执事震惊错愕之后,竟疯一样爆气息,面容眸光满是凶戾,刺破鞋袖的长爪带着狂猛妖气厮抓过来。

    这就是自己找死了!

    刘恒神色微冷,手掌抢在被兰执事挣脱前用力握合,就此捏断了兰执事的脖颈。但听咔擦一声脆响,兰执事身躯骤僵,随后四爪连带脑袋一并软软垂落,已经再无声息。

    把这尸身随手扔在甲板上,刘恒瞥了一眼,才知道这是一头青毛狼妖,即便如今毙命了,模样依旧凶煞吓人至极。

    “快,快去看看死了没?”

    船楼里又是一阵骚动的声音,一众护卫推推搡搡间,两个年级最小的被推了出来。

    看着这两人也是怕得要死,拼命哭喊着往回挤,刘恒看得直头疼,“不必看了,这狼妖的确死了。”

    那边护卫们一静,随即到处是松气的声音,甚至有人瘫软在地,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多谢,多谢这位……壮士了!”

    “可吓死我了!”

    “这兰执事,怎么会是狼妖?”

    “一想到我还和他一起待了这大半个月,我就浑身直打冷噤。”

    ……

    众人杂七杂八说着,刘恒正想询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就听里面又是一阵骚乱,然后接连响起一片称呼“小姐”的声音。

    “小姐,别出去!”

    “外面风浪大,小姐……”

    船楼里又响起惊呼劝阻的声音,随后堵在门口的护卫们似乎阻拦无果,还是一个个让开,从中露出一抹亮色。

    女子穿着淡绿色纱裙,素淡雅致,于腰间一束,尽显玲珑身段。她黑如瀑,琼鼻直挺,眉如细柳,目若点漆,两颊似有红霞,朱唇轻咬,果然如刘恒想象一般,柔弱可人,却又比刘恒想象中更加美得夺目。

    她先是望向狼妖,娇躯轻颤,随即朝刘恒盈盈拜下,“小女胡玉酥在此拜谢壮士救小女于水火,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我只是顺手为之,哪里当得起姑娘如此大礼,还请快快起来。”

    刘恒下意识要去搀扶,却想起男女有别,当即收手劝道。

    旁边一群护卫也已跟出来,一边警惕着刘恒,一边也在连连劝阻她。可胡玉酥坚决行完谢礼,才由两个丫环将她搀扶起来,随后拭去面上泪水,朝刘恒展颜一笑,如雨后初晴,娇艳无方。

    饶是刘恒出身美女如云的蝶花宗,一时也觉惊艳。

    “叫壮士,不,叫先生见笑了。”

    “哪里。”刘恒客气一句,终是忍不住问道:“姑娘可否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

    不仅刘恒,其余受到惊吓的护卫和丫环们显然也被弄懵了,闻言齐齐望向她。之前毅然请求刘恒诛杀兰执事的正是胡玉酥,如果说这船上还有谁是明白人,必然就是她胡玉酥无疑。

    “先生不问,小女也正准备说呢。”胡玉酥轻叹一声,瞥向狼妖尸身的神色还有些恐惧,终是不敢多看,牵强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先生若是不急着走,不如进来喝杯茶,容小女慢慢说与先生听,可好?”

    刘恒略微思忖,问了一句,“这船准备去哪?”

    胡玉酥一怔,虽然不知刘恒为何有此一问,还是答道:“这船托运货物,准备送往灵原潼川州。”

    “那就好,咱们进去慢慢说吧。”

    要是这船去往别处,真真被灵原密令折腾怕了的刘恒可不敢多待,既然同样是前往灵原,刘恒就不怕了。

    听他答应下来,胡玉酥身边一个丫环前去分派护卫收拾甲板和狼妖尸身,一个丫环已经率先离开,似是吩咐膳房准备茶饮餐食去了。

    一众人散去,独有胡玉酥陪着刘恒走入船楼,来到大堂相请坐下。

    “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胡玉酥柔柔坐下,边亲自烧水沏茶,边朝刘恒问道。

    刘恒笑道:“哪有什么尊姓大名,我姓刘名恒,普通得很,也别称什么先生了,我只是一介武夫,根本当不起这等尊称,胡姑娘直接叫我姓名就好。”

    “那小女就称一声刘大哥好了。”胡玉酥莞尔一笑,优雅沏茶,举止有种说不出的美感,一看就该是大家出身。

    给刘恒恭敬呈上茶盏,她才叹息一声,眸光迷离地望向窗外奔涌不息地河水,喃喃说道:“实不相瞒,小女是灵原庐州胡家的人,我们胡家常年依靠洞玄商会做些小买卖,日子说不上多好,却也能衣食无忧。”

    寥寥数语,就让刘恒为之动容。

    他早已不是江湖雏儿,自然知道分辨家族实力最简单的办法。

    如果家族前面挂着一个小城的名头,说明这家族势力仅仅能在小城中有些名头,算是不入流的家族。如果说是某座大城的家族,那就是三流家族,如果这家族前面只提及州府之名,说明这家族非同一般,已然是名满一州的二流家族了。

    至于最强大的家族,那就更不简单了,说起时往往只提及这家族出自哪个国家,可见非凡。

    比如刘家,甚至名满大夏,在外人看来也能称得上“大夏刘家”这个称呼了。

    而胡玉酥说起自己家族,只说“灵原庐州胡家”,以此看来,胡家应该是灵原一个二流家族,这出身已然十分显赫。

    还有一个让刘恒吃惊的地方,就是洞玄商会。

    天下商会多到不可计数,但说到最顶尖的,非七大商会莫属。这七大商会,触角遍及整个天下,每一个都堪称富可敌国,江湖上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洞玄商会,正是七大商会之一!

    能依靠七大商会之一的东玄商会“做些小买卖”,这胡家真真叫人不敢小觑了。

    “可是近些年来,天下隐隐生乱,商会中也有些不平静,各家明争暗斗,早已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胡玉酥笑得苦涩,“胡家无意间牵扯其中,不啻于遭了灭顶之灾。到今年年初时,各大家老和供奉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已是所剩无几。我胡家嫡系同样损失惨重,我爹刚刚从病死的爷爷手中接任族长之位,年中却也和娘亲遭了横祸……”

    如此惨事,刘恒也是默然,随即安慰道:“胡姑娘节哀。”

    “无妨。”

    胡玉酥急忙用袖子擦拭眼角,又牵强笑了笑,稍微平复情绪后才继续说道:“如此关头,我那些叔伯长辈竟还忙着争权夺势,内中倾轧。我一个弱女子无力回天,又黯然神伤之下,索性接了运送货物这差事,只当顺带出来散散心,谁想就遇到了这兰执事。”

    终于说到正题了。

    “这兰执事是商会派来的,一切合情合理,我自然没有异议,任由他一起同船离开。”

    “初时没什么意外,可是船走了没几天,我现他已经悄悄掌权,掌控了整艘船,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后来才知道,这时现已经晚了。”

    “等他掌控大权后,有一日竟悄然潜入我的房中,试图对我使用妖法神通!”回想这段往事,刘恒还能看见胡玉酥无法掩饰的惊惶之色,无意识间握紧秀拳,指节都已泛白,“幸好爹娘曾赠予小女一些防身之物,他才没能得逞。可是他被现后不仅不慌,反倒对小女威逼恐吓,要小女交出灵原密令来!”

    刘恒错愕当场,没想到又听到了“灵原密令”的大名。

    “这些日子,灵原密令已闹得满天下风雨,小女自然也有所耳闻。”胡玉酥苦笑起来,“可是如此神物,小女怎能拿得出来,偏偏这兰执事不知为何,竟认定了小女藏着灵原密令一般,从此日**迫,越来越过分,若不是刘大哥挺身相助,除了这妖贼,小女怕是难逃他的魔爪了。”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刘恒恍然,然而细细回想起来,又觉一些古怪的地方,“刚刚我上船来,曾听你和这狼妖提起‘那几家’,不知又是何意?”(未完待续。)

作者:暴走土豆泥 类型:武侠修真

每一本好书都有它闪闪发光的亮点,《我是大皇帝》之《第六百三十五章 胡玉酥》,章节编号:121808,能够带给你VR一般的感觉,绝对不是一般的小说能做到的,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小写手能做到的。(暴走土豆泥)作者在渐成名气的路上太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了,《我是大皇帝》之《第六百三十五章 胡玉酥》正版的蓝天太需要您来共同描绘了!

上一章 全文阅读 下一章